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风沧海的心声(1 / 2)

斩月 失落叶 6431 字 3天前

“轰!”

一道金光如瀑泻落在地,下一秒,我已经从天幕之上降临人间,镇龙镜浮现神光,就这么悬浮在肩膀上方,双刃出鞘,火神之刃握在右手,雷神之刃就宛若一缕雷电一般萦绕在腰间,整个人的气息低沉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刚刚说完我坏话的神射手。

“你……七月流火……”

她脸色惨白。

我静静的看着她,笑道:“说说看,你们风联是怎么给我七月流火脸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她支支吾吾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风沧海皱眉:“陆离,不要跟一个女孩子一般计较了吧?”

我点点头:“确实不应该跟她一般计较,但是蠢是真的蠢,如果这真是一个奇幻世界的话,她已经因为这句话死了。”

“七月流火!”

这女性神射手气不过,不愿意在那么多人面前落了面子,向前一步道:“难道我说错了吗?你以为获得了一面镇龙镜就是天上神明了?你都不让我们风林火山的遗血真龙抬头,什么意思,难道不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?”

我看了眼风沧海:“你的人,需要我来讲道理?”

风沧海脸色尴尬:“我能说什么?”

“那行,既然你不愿意,我来说。”

转身看向这名神射手,我指了指天上的天幕,道:“知道天上的那层金色天幕是什么吗?不知道的话,我现在来告诉你,那叫防火墙,整个幻月游戏的护盾,有它在,可以大概率的避免玩家的数据被窃取,可以保护大家脑域活动时的安全,不至于让大家的精神力量被控制,现在这头遗血真龙就像是一个香饽饽,是别人留下来的,用意险恶,就是为了让它飞升一次,完全突破天幕,让防火墙完全被攻破,一旦被攻破,防火墙就被解码了,我们的所有秘密,所有科技都会被对手获悉,之后这款游戏可能也就结束了,你知道其中利害?”

“你说是防火墙就是防火墙了?”

女孩眼圈通红,快要哭出来了:“你不过是一面之词,就凭着自己的战斗力高,就能随意欺辱别人,就敢对我们盟主大呼小叫?你七月流火是这个游戏里的特权吗?你凭什么?别说那天幕到底是不是防火墙,就算是,你就能随意摆布我们,命令我们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吗?”

其余玩家纷纷动用,有的甚至握着拳头,似乎跟这女孩有了共鸣。

我苦笑一声:“明知道前面是坑依旧还要跳?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?之前失踪的是李逍遥、方歌阙、韩一笑,之后呢?如果这次失踪的是你们家盟主风沧海呢?”

我向前一步,浑身圣气与山海之力涌动,形成了绝对的压迫感,就这么看着这个女孩:“我看得出来你喜欢他,就因为你的蠢,你家盟主风沧海死在天外怎么办?你的喜欢就这么一钱不值吗?”

“陆离,你……”

风沧海眉头紧锁。

女孩已经泣不成声。

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说:“如果真喜欢一个人,就多为他考虑考虑,别只是为了照顾你和他的面子,一味的喜欢并不能让这份喜欢变得更好,而如果你能让自己变得更好,这才会让你的喜欢变得更有意义,否则就凭你这么一个又蠢又平凡的姑娘,你配得上他风沧海?你再多的示好,再多的谄媚,他会多看你一眼?”

女孩崩溃了,跪坐在地上哭泣,随即身影缓缓消失,下线了。

“陆离。”

火星河哭笑不得:“你这又是何必呢,这些话……说得也太恶心人了。”

我皱了皱眉:“她不说恶心我的话,我就不会把这些真心话说出来。”

风沧海神色不太好:“你后面的那些话,其实没必要说的。”

“不,要说的。”

我淡淡一笑:“不然她能蠢一辈子你信不信?”

火星河压低声音:“有些人就是会蠢一辈子,你还能救赎咋地?”

“星河老哥说话有点意思,确实不愧是风林火山第一聪明人。”我说。

火星河一脸无语:“聪明人?比你差远了,你三两句话就能把一个性子这么倔强的妹子给骂得原地哭着下线了,还是你厉害。”

“厉害个屁,能骂到她原地删号才是真正的炉火纯青。”

“……”

风沧海走近,压低声音问:“天幕之上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我能信任你?”我问。

他沉吟一声:“你可以试着相信一次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点点头:“有一个叫龙祖的引导者想杀我,不过没得逞,被镇龙镜给重创了,很可能会修为受损,总之很惨。”